频道本月排行

当前位置:首 页>期货现货 > 正文

保险+期货本身就是一个金融工具 未来需回归产业分析

发布时间:2019-04-24 19:14:12 信息来源:

本站讯期货消息 2019年4月20日-21日,由中国期货业协会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在杭州JW万豪酒店举办。本届论坛以“立足本源 高效融合 创新发展——期货及衍生品市场服务国家战略”为主题。和讯期货参与全程直播。

  在21日下午举办的“保险+期货”分论坛上,圆桌讨论由上海东证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卢大印主持,郑州商品交易所农产品部副部长吕保军、上海期货交易所衍生品部陈众、安信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场发展运营中心总监张勇、东证润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夏长远、上海海通资源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何相生、上海东证期货有限公司资深分析师方慧玲,围绕“保险+期货在推动乡村振兴方面”进行了讨论。

  以下为发言实录:

  今天时间关系就1小时,我们就把5个议题,保险+期货在扶贫方面有什幺成效,意见建议和好的想法,我们把头两个并在一起讲。

  后面三个,对未来的创新模式的探讨,未来的发展方向,还有一些供给侧改革以及价格在这方面的作用,作为第二个问题讲一遍。

  第一个题目,怎幺用保险+期货过去做的工作有哪些?有哪些工作过程当中遇到的问题。有什幺解决方案,好的意见和建议。

  陈众:谢谢,我是上海期货交易所衍生品部的陈众,我把上期所2017和2018年的工作成效做分享。

  上期所从2017年做这个项目,品种很少,只有一个,天然橡胶,其实我们在工作之初就突出了精准扶贫的工作思路。因为与天然橡胶的特性决定的,中国橡胶在种植区域在云南和海南深度贫困的地区,而且还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区,所以对于当地来说受教育文化方面都不是特别高,所以想要让创新型金融扶贫模式在当地想要把它推广出去,所以我们觉得现阶段,当时的阶段最重要的还是要突出精准扶贫,也就是说提高赔付效果,想要让农民胶农和政府看到真切的实惠,在价格下跌时得到保障,这才是当时工作的重点。当然这主要与橡胶的特性所决定的。

  上期所从2017年开始做这个项目,当时投入3200万,最终赔付达到了1800万,在2018年又进一步扩大规模,投入6900万,最终达到赔付5800万,赔付率达到近85%,所以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对当地的扶贫攻坚做了一定的助力作用。

  另一方面,我们在推进过程当中遇到了一些问题。

  第一个问题,刚才嘉宾都提到了资金来源单一性问题,现在天然橡胶的保险+期货项目全部由我们交易所出资的,我们也看到通过我们的努力在2018年海南省通过文件,将当地全部民营胶当如政策性农业保险的补贴范围。另一方面,我们在海南白沙县投入了当地的县财政500万和我们共同在当地开展了独力的两个项目,这又牵涉到另一个问题,如果我们要引入第三方资金进入的话,还会在基金的监管以及资金使用主导上遇到一个问题,那我们的建议或工作思路还是想着能够把交易所自己出资的项目,和第三方资金出资的项目独力运行,互不干涉,我们可以帮助他们监管,这也有利于在日后财政资金全面进入的话,有助于帮助交易所逐渐淡化角色,对于日后逐步退出,让财政资金来全面主导,也是有一定效果的。这是我大概要分享的内容。谢谢。

给“黑户”寻亲者一张身份证,不该成为难事

视点

不管是“黑户”的现居住地,抑或是“记忆中老家”的职能部门,都应该拿出以人为本的态度来解决他们的户口问题,而不是相互踢皮球、推脱责任。

24岁的王永福是一个悲剧,他依稀记得自己幼年时被人从四川达州的家乡拐走,之后他四处流浪,没有身份证,变成了“黑户”,不能够正常上学、就业。

新京报日前的一篇题为《“黑户”寻亲者:像影子一样活着》的调查报道,向人们揭示了这幺一个被忽视的“隐形人”群体——他们不仅因为拐卖被剥夺了童年,被剥夺了亲人,也被剥夺了正常生活的权利。

根据本站报道看,这些“被拐卖”或者“走失”的孩子想要恢复身份,却远没有达到相关政策的目的,而是一再遭遇现实的骨感问题——怎幺确认他们确实是被拐的?到底该由什幺地方的公安机关为他们落户?

这些问题很“现实”,但保障公民权益是文明社会底线,拥有一个户口和身份,是公民行使权利的基础。少年时被拐的悲剧,导致这些人在长大成人之后依然不能拥有一张身份证,被剥夺了上学、上班、结婚等等基本权利,这无异于对被拐儿童第二次伤害。因此,解决被拐者“身份权”的话题不应该被冷落。

既然国家相关政策已经明确解决黑户问题是“无条件”的,禁止设立不符合户口登记规定的任何前置条件,那些基层职能部门就应拿出足够的诚意和担当,破除种种形式主义、案牍主义,释放足够的人道主义的温度,解决他们的落户问题。

对于“养父母”、村委会不愿意出证明的,也并非没有解决方案。《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早就作了兜底性的安排——“其他原因造成的无户口人员,本人或者承担监护职责的单位和个人可以提出申请,经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调查核实后,可办理常住户口登记”。

也就是说,完全可以由公安机关审核之后直接发户口,并不必出其他证明。至于农村集体担心多个户口会分走集体财产,这也不是问题。目前300万-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在此大背景下,把“黑户”的户口落在城市也值得探索。

现实中,“黑户”无法落户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种,但各地有关部门只要能真正贯彻国家“无条件落户”的政策精神,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这既是对国家的承诺,更是对这些“隐形人”权利的捍卫。

□沈彬

“小农户牵手大市场”系列报道之二——黑龙江省供销社:牵手省级供销社 探索全产业链支农惠农新路径

  黑龙江省供销社作为全省服务“三农”的主渠道,是黑龙江省内的为农服务经济组织。2018年,在大商所支持下,永安期货联合人保财险在黑龙江省青冈县开展了玉米收入保险试点,黑龙江省供销社组织黑龙江省绥化市青冈县沃土丰达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的210户农户参与了试点,并采取基差收购的形式与农民签订购销合同,为农民提供了价格、产量保障及售粮渠道,在自然灾害导致减产的情况下,有效保障了农民收益,黑龙江省供销社也探索出了全产业链支农惠农的新路径。

  黑土地变成“金土地” 试点项目让农民心里有了底

  3月底的黑龙江省气温还在零度以下,期货日报记者跟随调研团队来到参与“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项目的沃土丰达合作社。刚下车,沃土丰达合作社负责人仲维华的热情就驱走了寒意,他带领大家参观了合作社的现代化农机设备。“从2014年700亩的土地规模,到今年我们最终土地流转接近5万亩,尤其是去年参与了‘农民收入保障计划’试点项目后,规模几乎翻了一番。”他自豪地向记者介绍道。

  黑龙江省青冈县位于黑龙江省中南部,属于国家级贫困区域,该区域气候差异显着、地貌类型复杂,气候异常使该地区种植玉米存在减产减收等诸多风险,农户种植玉米面临较大的风险。

  2013年,研究生毕业后返乡创业的仲维华发现,村子里的农民劳动繁重,单个农户的产量小,在卖粮时也没有谈判的筹码。如果再遇上自然灾害,或市场粮食价格不好,或重大政策调整,农民往往束手无策,很难获得理想收入。

  “研究生最后一年,我报考了青冈县教师。当老师之后,我发现很多留守儿童都有厌学或者对老师不尊重的情况,他们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或者家庭条件贫困。我意识到农村要发展,首先要把经济搞上来,而农村要提高经济水平,还是要靠农业。”仲维华回忆说,那时合作社正逐渐兴起,中央一号文件也提出要大力支持家庭农场和合作社发展。想到自己也是农民的儿子,他就决定通过组建合作社,让更多的老百姓受益。

  合作社组建初期,他开着小面包车找老百姓入社,告诉大家要统一播种、统一收割、统一销售,但当时农民对“合作”心存疑虑,说“分种地,伙种瓜”,最后他用了3个月的时间签了720多亩地,为避免种植风险,他采取“托管代耕”的方式与农民合作。

  考虑用传统的种植方式播种700多亩地肯定会错过农时,他购买了免耕播种机。可没想到因为新老技术交替的原因,合作社第一年赔了20多万元,但他还是按约定收入发给了合作农户。“2015年合作社的面积达到4495亩,2016年增长到了7400多亩,2017年又增长到9980亩。”仲维华说,2016年国家临储政策取消后,玉米价格大幅下跌,2017年黑龙江省玉米最便宜的时候才3毛多一斤,农民面临市场价格波动风险,种植规模越大,合作社的风险也越大。

相关热词搜索:期货 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