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本月排行

当前位置:首 页>原创财经 > 正文

看跌情绪逆转?黄金投机性空仓创今年新低

发布时间:2019-04-16 12:59:31 信息来源:

据最新的CFTC数据,截至4月9日当周,对冲基金持有的黄金净多仓大增超1万手,使得其净多仓总量升至105364手。而在此前一周,对冲基金曾大举押注金价走低,削减20%净多仓。

从具体数据上来看,多仓增加5723手至199507手。空仓则减少5085手至94143手,创今年以来新低。

不过,黄金在上周上演了一场倒V型走势。由于美股美元走强,使得市场风险情绪升温,投资者选择抛售避险资产,转向风险资产。黄金则在突破1310美元水平之后急转直下,接连跌破1310、1300和1290美元三道关口。

ETF投资者也在一直抛售黄金。全球最大黄金ETF——SPDR Gold Trust持仓4月至今累计下降近30吨,这使得总持仓量降至五个月最低水平。

尽管美联储转向鸽派立场,但美元走势仍然坚挺,美元指数年初迄今累计上涨近1%。分析师称美国经济数据稳健,且美国经济表现优于欧元区等其他主要经济体。

对冲基金持有的美元净多仓连续第二周增加。数据显示,截至4月9日当周,美元净多仓数量从此前一周的323亿美元升至336亿美元,创逾三年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中唱多黄金的声音仍然很多。摩根大通认为,上周金价的暴跌只是暂时的,涨势并未结束。

德意志银行则表示,由于预计美联储的政策立场将更加鸽派,美元可能走软,今年应增持黄金。

但白银的情况就不那幺乐观了。随着白银价格持续低迷,对冲基金一直不看好白银。据统计,今年以来,对冲基金持有的白银净多仓数量只有五周是增加的,其余全部是减少的。

截至4月9日当周,白银投机性净多仓数量已经降至16418手,为去年12月转为净多仓状态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是对冲基金连续第二周削减白银净多仓数量。


股市期市“甜蜜蜜”!白糖多头享受幸福时光,空头稳坐钓鱼台

天天财经独家,速关注
  今年以来,白糖期货持续大涨,郑商所白糖期货主力合约今年以来的涨幅已达15.25%。
  对面的多头嗨起来——对部分做空白糖期货的投资者来说,这可能是他们当下真实的心声。多头越拥挤,他们越开心。
  白糖期货主力合约持续大涨
  年初开始,市场预期白糖价格触底反弹进入上升周期的声音就不绝于耳。
  4月份以来,郑商所白糖期货主力合约涨幅已超8%,今年以来的涨幅达15.25%。

  进入4月,国内外不断传出糖企减产的消息。
  泰国制糖公司宣布,本榨季将于4月中旬收榨,预计甘蔗压榨量将由去年同期的1.349亿吨降至1.3亿吨,食糖产量将从2017/2018榨季的1470万吨降至1430万吨左右。同时,预计泰国干旱的情况将对下一榨季的甘蔗产量产生影响。
  同期,巴西甘蔗行业协会Unica公布的数据也显示,预计2018/2019年度糖产量2650万吨,较上一年度下降了956万吨,降幅26.51%。
  天风证券研究报告指出,不论国际还是国内,2018/2019榨季均是增产末期,2019/2020榨季是供需格局反转的一年。2019年是糖价筑底并由熊转牛的过渡年,国际及国内糖价均处于周期底部位置。天气、油价、印度大选等因素陆续落地,将成为2019/20榨季减产预期下后续糖价上涨的催化剂。
  信达证券认为糖价面临周期拐点,内外糖正由过剩走向紧缺,供需边际好转带动糖价周期向上。当前诸多不确定性逐渐释放,而诸多可能性正在酝酿新一轮糖牛。
  大空头乐见糖价上涨
  白糖期货今年以来一路上涨,空头却也没闲着。
  “空军司令”中粮期货席位一路加持空单至目前9万多手,而“多头一哥”宏源期货席位上多头持仓目前尚不足3万手。
  郑州商品交易所持仓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伴随着白糖期货价格不断上涨,其空头主力席位持仓也大幅攀升。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空头“老大”中粮期货席位所持空单从1月份的不足3万手,大幅攀升至近期的9万余手。
  “中粮期货席位是目前白糖期货各合约最大的空头主力,且以套保为主,有现货背景。当前价格已处于榨季较高位置,且较现货升水,对于套保头寸而言,无疑是等来了年度较好的套保入场点。中粮期货席位在价格反弹期间不断加空单,不仅在期货市场兑现了较高的现货价格,更是对当前套保价格的认可。”一德期货白糖分析师李晓威告诉中国证券报   值得一提的是,在白糖股票、期货单边上行期间,“中粮系”似乎多空通吃,一边享受中粮糖业股价上涨红利,一边在期货席位做空套保获得稳定利润。统计显示,今年来中粮糖业累计上涨56.66%。同期,郑商所白糖期货累计上涨超15%,中粮期货席位套保头寸不断得以兑现在相对高位的价格。

  “中粮公司不仅有糖厂,还是贸易商,而且新旧榨季的糖都有,还承担大量的进口流通业务,套保需求可见一斑。”业内人士表示,这也解释了中粮期货席位高达9万多手空单存在的必要。
  在价格上涨期间,套保商可以通过在期货盘面做空锁定现货利润。这部分头寸由于拥有现货贸易背景,通常不追求盘面暴利,而是以期现结合下稳定利润为目标。即便是后期价格回落,他们也可以通过交割实现利润。
  多头也有来头
  与以往不同,在a股牛市启动的背景下,这次的白糖期货多头也大有来头。
  据李晓威分析,目前白糖期货整体上继续处于增仓上行格局,且多单增加更多,尤其集中在有券商系背景的仓位上。
  “5月合约继续小幅移仓中,主力9月合约是增仓主力,多头增仓主力集中在海通期货、东证期货、宏源期货、华泰期货和东兴期货等席位上,这些多头席位都具有一定券商背景。”李晓威称。
  券商系席位多头集结的同时,中粮期货席位的“友军”也火速来援。据了解,在移仓过程中,目前持有白糖空单最多的中粮期货席位上9月合约变动不大,而另外两家现货系期货席位——永安期货及浙商期货却开始加空。郑商所盘后持仓数据显示,周一,永安期货席位大幅增加空单16000余手,浙商期货席位也加空5900多手。
  “永安期货席位作为‘空9月—多1月’反套的主力军,也是价格反弹期间加仓空9月的主力。可见,盘面上空头主力集中在有现货背景的一方,即使在价格反弹期间空单也不断入场。而多头则多集中为投机头寸,更多是资金操作行为和技术性反弹期间的中短期行为。”李晓威分析,这次上涨行情主要受资金推动,也算是套保商的意外收获。
  操作上,李晓威建议,继续关注郑商所白糖期货在5400元/吨之上的资金跟随情况,短期在销售数据和外盘原糖的利好下有望再上一个台阶。

焦虑的中年百度

3月19日,腾讯放出中层“管理岗位优化”的消息。据36氪报道,此次腾讯管理层调整比例大约占10%左右,约有200多名总经理或总监级别的岗位或被裁撤,其中不少是在腾讯公司工作十多年的老员工。 而就在四天前,315当天下午,百度总裁张亚勤、京东CTO张晨双双卸任的消息,分别得到各自官方证实。 “刀子”已动到互联网巨头最核心的层级——或许这正是巨头选择3月15日下午放出消息的原因。毕竟是核心管理层动荡,借助几小时后315晚会这一超级话题,能够分流一波原本放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 这些消息中,尤以张亚勤卸任的消息最为令人唏嘘。作为一个少年成名、12岁读大学、科研成果无数、多年挂帅微软中国的“天才”,张亚勤的一生很难被普罗大众所复制。 而他“最终”的轨迹是,在看上去“正当年”的53岁,选择自前线隐退。 尽管百度打出了“高管退休计划”的幌子,张亚勤也第一时间在朋友圈表态,对于双方而言,这无非是一场“和平分手”。 但猜测已如鸟兽四起。有百度员工称,张亚勤是好人,但在百度内部存在感颇低,猜测的最终指向是,张被变相“优化”。 有的百度员工则将矛头对准了百度自身,“有点儿改革精神的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只想躺在功劳簿上。” 从张亚勤和百度出发,向四周凝望,如今的互联网巨头们,究竟在面对怎样的自己? 01 天才少年梦碎百度 作为“别人家的孩子”,张亚勤的人生可谓是一路开挂。 3岁识字、7岁过目不忘、9岁通读高中教材、12岁考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成为当届中国年纪最小的大学生,23岁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博士学位到手,31岁被授予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院士称号,成为该协会百年历史上获此殊荣最年轻的院士。 两年后的1999年,这位少年天才回到中国,成为微软中国研究院的首席科学家。此后在微软的16年间,张亚勤历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微软移动全球副总裁、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及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 对新兴技术的追逐,基本构成了张亚勤的关键词。 他曾坦言,大学时代的自己“什么都好奇”,可以满头大汗挤到前排,坐在地上,只为听一场霍金关于黑洞理论的演讲。微软时代的他,前后累计超过10年主导微软亚研院的研发团队,期间,麾下所治曾被MIT Technology Review评为全球最顶级的计算机科学研究院。 直到2014年9月,这位曾经的比尔盖茨智囊团核心成员摇身一变,进入大洋此岸的搜索引擎巨头企业。百度,作为在华尔街上对标谷歌的中国巨头,它早自2013年创立深度学习研究院,被寄望为国内科技企业界先驱。 “希望能对新兴业务做出贡献!”张亚勤以这样一句话开启了自己的百度新里程。 然而,曾满怀抱负加入百度的张亚勤,并没有发挥外界所认为的能力。在任职百度四年多的时间里,张亚勤先后分管过除搜索以外的几乎所有部门,甚至包括公关市场。 目前,张亚勤在百度负责三个业务体系:新业务群组,包括云计算、教育、安全和国际业务; 自动驾驶群组,包括各级智能驾驶技术; 技术体系即公司的核心技术,涉及大型的数据中心、网络架构、传输的架构、服务器,包括芯片、量子计算和5G等前沿技术。 “百度内部都管他叫吉祥物,”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评论道,“人很nice,但分管业务都存在相当挑战。”“感觉他在百度高层内一直虚挂职位,这几年也没做出来啥成绩。”有百度员工表示。 02 寂寞“厂长”旁顾无人 张亚勤离开的消息过于重磅,以至于百度在“高管退休计划”之外同时也推出了“人才梯队建设计划”以期稳定军心。 这一方面是源于张亚勤的传奇经历与职位之重,另一方面,也与百度近年来频繁的高管人事动荡相关。近三年来,百度年年流失核心高管,从2017年的吴恩达,到2018的陆奇,再到如今的张亚勤。 这也令李彦宏的“退休”计划一再推迟。早在2007年,李彦宏就表示,认为公司上市后自己基本可以退休,只需要管理三个人:CTO、COO和CFO。但随后,百度首任COO朱洪波因个人原因离开,CFO因意外身故,CTO刘建国则离职创立爱帮网。 自此之后,百度高管团队一直保持着高速的“新陈代谢”。2010年,百度CTO李一男与COO叶鹏同时离职,此后离职的高管名单还有CTO威廉·张、CIO顾延……直至近年的吴恩达、陆奇、张亚勤之流。 其他级别的管理层离职名单更长,包括沈皓瑜、李明远、王劲、梁东、俞军、王梦秋、王湛、杨振原、余凯、张潼、沈丽。 直到如今,李彦宏依然在公司一线,百度难言稳固的高管体系。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业内对百度高管高速离职的探讨,停留在其没有合理的内部上升渠道上:相较于从内部提拔,李彦宏更喜欢拥有光鲜技术背景的外部人才。因此,此次百度推出“人才梯队建设计划”,不可谓不是对内外的一个交待。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百度高管的频频出走,与其自身战略的左右摇摆不无相关:究竟是保持初心,专注技术,还是将重心放在赚钱的业务上? 03 战略重心一直在摇摆 上述问题的答案一直在摇摆,这源自李彦宏长久以来的焦虑。 早在2014年,李彦宏就曾坦言,自己每天12点睡觉,早上5点多就会醒来。对于一个早在7年前就畅想退休生活的人而言,这样的现状确实有一些悲哀。 “我很着急。”李彦宏坦言。他焦虑的点在于,曾经自己不看好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扑面而至,百度却发力晚了。“这是一个魔幻般的时代,机会太多了,我不可能全都做,我一定得决定把哪些机会放弃,聚焦一些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东西。” 此话自然不错,但一取一舍需全盘考虑,更须长久的定力和人才的加持。遗憾的是,百度所染指业务总是在取舍中变化。战略的摇摆令外界看不清百度这艘巨轮最终驶向何方。 游戏向来被视为互联网圈头号印钞机。 2013年,百度耗资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这一巨额收购案轰动了整个游戏圈,次年,百度将91无线游戏业务整合多酷游戏,推出百度移动游戏。 然而2017年,百度以12亿人民币将该业务贱卖,此后与游戏再无瓜葛。伴随该业务出手的,是曾被视为百度“太子”李明远的离开。 电商也曾是百度心中所系。 早自2007年开始,百度便成立“百度有啊”、乐酷天、百度mall等电商产品,最终均以失败告终。2013年,百度战略投资糯米网,次年1月实现全资收购,将后者变为自己的子公司。随后李彦宏亲口放下豪言,将向O2O领域投入200亿元,支持糯米及外卖相关的业务。 最终结果人尽皆知。2017年,饿了么将百度外卖收入麾下,2018年糯米影业作价2亿美元,卖身爱奇艺。与之伴生的,是百度外卖巩振兵出走、百度糯米曾良落马,自此其O2O战略走向终结。 2017年,引入陆奇的百度开始全力向技术进发。 陆奇为百度定下了“主航道与护城河”的概念,主航道包括Feed流和人工智能两大业务,代表百度的未来,护城河则指能够让主航道业务航行更稳健的业务。 彼时,陆奇提出“All in AI”的口号,全力修正百度船头,与谷歌对标。但仅一年之后,百度整体又开始回归传统核心业务、也是目前最具赚钱能力的搜索业务。据腾讯科技此前报道,李彦宏在2018年上半年亲自带领信息流团队,作为陆奇时代最为看重的两大人工智能业务之一,百度智能驾驶业务的重心也在向实用转化调整。 每一次业务重心的摇摆,无疑将“清退”一批心存取舍的高管。 观察这每一次变化,可以发现一个明显的特点,它们几乎都源自李彦宏的取舍。“太子”得宠,进军游戏,投入巨资打O2O;陆奇得宠,进军AI,断臂O2O。 根据百度最新财报显示,李彦宏持股16.1%,为公司单一最大股东;百度高管和董事则合计持股16.3%。至少从目前来看,百度还是李彦宏一人的天下。 04 百度的未来? 坦率地讲,下行经济周期中企业人员有所变动应属正常,即便是核心高管离职也多有所见。但百度以及BATJ这轮高管离职潮中,是正常的调整,还是下行周期里企业应对不确定性下的异常举措? 更多的可能倾向于后者。 当下的百度,正在回归传统核心业务。但现状是,以搜索服务和交易服务为核心的百度,盈利能力正在放缓。 北京时间2月22日,百度发布了截至12月31日的2018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财报。数据显示,百度四季度净利润21亿元,同比下降50%。运营利润为人民币11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77%。 其中,第四季度“百度核心”总营收为人民币205亿元(约合29.8亿美元),同比增长14%,占整体营收的75.37%。百度核心的运营利润为人民币44亿元(约合6.4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6%;运营利润率为22%,低于上年同期的33%。 “百度核心”盈利能力下降,短期来看,源于百度的内容支出;长期而言,还是与战略层面面临的困境有关。 一方面,中国移动搜索市场的全面普及,红利期已经基本结束。从百度平台而言,其付费点击总数在2017年增长了10.7%,与2016年的增长率保持稳定。这与前五年平均40%的增长相比相形见绌。 另一个阻碍来自广告商将预算转移到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根据艾瑞咨询的估计,搜索引擎在中国的在线广告收入份额可能会从2014年的33.4%降至2018年的19.5%。电子商务、社交和新闻平台已经获得了份额,如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 那么,现在的问题在于,启动“高管退休计划”和“人才梯队计划”的百度,引入年轻人进入管理团队的方式,能否救百度于水火? 实际上,如果战略依然摇摆不定,且依旧是李彦宏一人作出决定,无论是空降还是内部提拔,恐怕很难改变“流水的高管”局面。 百度的未来看上去愈加模糊。

相关热词搜索:美元 黄金